柠檬挞

仍然共你企在这里,捱着等身边指控死去。

【双花RPG】陛下你醒啦(2)

B.除了你还有哪些妃子啊?让朕挨个瞧瞧。

-


张佳乐一秒进入角色:“啊,怎么只有你在,朕的其他妃子哪儿去了?”

林敬言想了想答道:“方锐这时候应该在御花园遛狗呢。哦,你还昏迷着不知道,他前天抱来一只雪白的小狗崽子,脸是扁扁的,可爱是十分可爱,不过见人就叫,还挺凶。”

怎么方锐也在呢……张佳乐脸色青了两分。

“李轩正忙着办你明日的万寿节宫宴。前些日子年节刚过,许多事情还没安顿下来,又赶上你这生辰了,”林敬言低笑,“他每天忙的见不着人影,这下你醒了,就等着他逮着你拼命倒苦水吧。”

等会儿,李轩?张佳乐手指抵在太阳穴,觉得头有点发晕。

林敬言接着说:“老韩每日这个时候都在演武场练习拳法,想必现在也还在那儿。”

他一撩袍袖,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:“要把他们都叫过来吗?”

张佳乐一听老韩居然都在,脸色是由青转成煞白,手一抖居然咔嚓就把薄胎瓷杯捏碎了。

“还有……”林敬言扭头往旁边什么东西看了一眼,道,“新杰差不多要到了。”

这下张佳乐对自己的后宫配置彻底绝望,心如死灰地顺着老林的眼神看去一眼,这才明白了一直不停的滴答声从何而来——这个一直在滴水的是个什么玩意儿?

“新杰送你的铜更漏*,意在提醒你上早朝不要迟到。”老林宛如自带读心术,“你每次上朝迟到,前一晚都恰好去找新杰下棋了。前朝那帮老家伙不满他已久,接连几次下来,就把责任全都归咎到他头上了。其实我是知道的,新杰那儿的茶浓,你喝了半夜睡不着,早上当然起不来了……”

话正说着,张新杰一身素简打扮,走路带风匆匆进来了。

张佳乐很少见他不戴眼镜的样子,这么一看还觉得挺新鲜,只是他看见张新杰眼下竟然乌青一片,心里震惊,脱口而出:“新杰啊,昨晚没睡好?”

还没等张新杰开口,林敬言就先替他回答了:“你昏睡过去的这几天,就数新杰最劳心费神,一边忙着封锁你坠马昏迷的消息,一边查你究竟是为什么会从马上摔下来的。”

他转头问张新杰:“有眉目了吗?”

张新杰神色疲惫地沉沉点头:“御马被人动过手脚,事先被喂食过能使其躁狂的草料。”

“果然,”林敬言同样神情凝重,“他们竟胆大包天到这种地步了,敢直接在御马上动手。”

张佳乐听的脑子里糊里糊涂的,“他们”是谁,居然要害他?

林敬言看他满脸懵懂,好似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的样子,只能轻轻一叹,跟张新杰说:“你先看看他怎么样了,他醒来似乎忘了许多事。”

张新杰精通医理,立马望闻问切一通诊断,随即长出一口气:“我想大致无妨,是从马上摔下受了惊吓才一时失忆,大约渐渐就会想起来的。”

他用帕子细致地擦擦手,沉声道:“既然你已经醒了,明晚的万寿节宴还是照常办。我来也正好提醒你一件事,明晚孙大将军将会列席,你要同以前一样,万不可一时激动叫人看出破绽,知道么?”

孙大将军总不会是孙翔,那肯定就是孙哲平了。张佳乐摸摸下巴,奇怪了,老孙居然不在后宫……

等等,我为什么会觉得老孙应该在后宫?张佳乐愣住。

他决定停止胡思乱想,先摸清楚情况再说。

“那个……”张佳乐举手,睁着大眼睛无辜问道,“你们是不是又忘了我失忆了,跟以前一样是什么样?”

林敬言、张新杰两人对望一眼,异口同声回答道:“就是假装你和孙哲平不和啊。”



A.啊,我为什么要跟孙哲平假装不和啊?

B.不行!我怎么能跟老孙假装不和,我们是偷摸大鸡啊!

C.前一个疑问还没解决,是谁要杀我?



-

*铜刻漏用来计时,一般作为礼器,是不会摆在寝殿的,就当是梦里是不讲逻辑的吧


评论(23)

热度(113)